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
« 上一篇 | 下一篇 »
| 3rd Jun 2006, 06:00 AM | 時事

阿六與阿四真心相愛,卻遭家人大力反對。

爸爸罵阿六有辱門楣,媽媽說兩人不會有好結果。

「阿一、阿三、阿九你不愛,幹嗎偏偏要愛上阿四?」

阿六反問爸爸阿四有甚麼不好,爸爸理直氣壯,「我管她好不好,總而言之,你是阿六,就不能迎娶阿四!」

不止雙親不看好兩人,就連相士也說阿六和阿四命格相沖,鄉親們更警告他們要是冥頑不靈,只好把兩人逐出村落。

然而,阿六和阿四並沒有放棄。要是命中注定他們的愛是一段苦戀,他們寧願永遠傷痛下去。

阿六和阿四離鄉別井,來到一個小島,幸運地,小島的氣候比較開放,人比較文明,大家對阿六和阿四的不屈不撓十分敬佩,熱烈的夾道歡迎。

時光飛逝,阿六和阿四在小島已居住了十七年,每過一年,阿六便感到小島居民對他們的態度有所變化,昔日熱情相待,現在望而卻步。

對於小島居民的轉變,阿六和阿四能夠理解,都不要緊,只要兩個人能在一起,他們心滿意足了。

阿六和阿四一直很想生個孩子,沒料到在結婚十七年後,阿四終於懷孕了。兩人歡天喜地,快要做父母的心情讓兩人特別想家,他們很掛念雙親,他們做了一個別人無法理解的決定。

他們決定回家。

「已經十七年了,時移勢易,父母和鄉親應該可以給我們一個肯定。」

回到家,阿六和阿四的期望落空了,父母和鄉親依舊無法接受他們。

「要離開嗎?」阿六問阿四。

「不,這裡才是我們的根,我要在這片土地上,把孩子生下來。」阿四義無反顧。

十個月過去,腹大便便的阿四仍未分娩。

再過十個月,嬰兒還是未出世。

阿六和阿四焦慮萬分,他們走遍了所有醫院,醫生都說著同一番話。

「很奇怪,胎兒的健康無礙,可是卻停止生長了。」

「可以剖腹產子,或是催生嗎?」阿六問。

醫生搖搖頭,「你沒聽懂我的意思,胎兒仍停留在胎兒的階段,只有大約四至六個月大。」

一轉眼,又過了十個月,孩子還是躲在媽媽的肚裡不肯出來,阿六只好繼續到處求醫。

終於,有位醫生彷彿隨便問問,「你們替孩子改了名字沒有?」

阿六點頭,「嗯,無論是男是女,我們都會替他取名民主。」

醫生登時臉色發青,「怪不得了,你替孩子取這樣一個名字,難怪他生不下來!快替他改個名字,改了以後,他自然能夠出生。」

阿六凝望阿四,阿四垂頭摸摸自己的肚皮,微笑著說,「要是這樣,就由得民主在裡面等等吧。」

阿六心領神會,捉緊阿四的手,阿四續說:「孩子的名字是不會改的了,我倆亦不會再離開這片土地,但是我和阿六深信,這片土地,終有一天會讓民主誕生。」

李牧童  http://muktung.mysinablog.com


[29]

這篇文章, 很值得一看:

**拆破64大騙局**
http://truth2009.mysinablog.com/index.php?op=ViewArticle&articleId=1642837

官方回應「六四」提問:早已定性 大局為重
http://www.discuss.com.hk/viewthread.php?tid=9367521&extra=page%3D1

城大學生- 勿做「64歷史謊言者」之一
http://truth2009.mysinablog.com/index.php?op=ViewArticle&articleId=1641390


[引用] | 作者 沒有被洗腦的香港人 | 31st Mar 2009 16:24 PM | [舉報垃圾留言]

[28] 港島南區的迷你倉

64,自由和民主 will come sooner or later !


[引用] | 作者 港島南區的迷你倉 | 12th Mar 2008 01:10 AM | [舉報垃圾留言]

[27] 真有意思

我都要為我和他的離婚日子, 作一編好故事


[引用] | 作者 m&m | 20th Sep 2006 14:54 PM | [舉報垃圾留言]

[26]

以一個特別的方式去寄意,我心感佩服!!!以自己的文字,語言去寄情寄意總比不理智的激烈行動好!!請繼續為人民而努力,寫更多更多的好文字吧!!!


[引用] | 作者 kammyangel | 3rd Aug 2006 16:17 PM | [舉報垃圾留言]

[25]

我也認識阿六和阿四, 亦祈望他們的嬰兒早日平安誕生. 在這17年的歲月裡, 在這村落有人聚集的地方,我努力地讓年輕的村民去認識這小生命.

這小生命本來應該降臨在每一個家庭,與我們的孩子共同成長,讓孩子們學習別人的長處,改善自己的壞習慣.

就在小生命在母親懷中孕育的時候,我們先讓孩子們對小生命多認識,多了解,新生代村民便會由沉默又或是抗拒,變得更期望,更包容小生命的來臨.


[引用] | 作者 過來人 | 10th Jun 2006 11:52 AM | [舉報垃圾留言]

[24]

Very good story.


[引用] | 作者 Ruth Tam | 8th Jun 2006 23:09 PM | [舉報垃圾留言]

[23]

soyi,希望你會看到我的留言。想跟你說,喜歡牧童的才華是一回事;給人誤解又是另一回事。你認為有必要為他人的誤解,而去放棄欣賞一個有才華的作者的機會嗎?值得嗎?

真心希望再有機會看到你的筆跡!


[引用] | 作者 kk | 8th Jun 2006 21:38 PM | [舉報垃圾留言]

[22]

你又唔係我,你知我笑什麼嗎?
我睇完個留言,真的覺得好委屈

只你一人對六四有感觸嗎?
我為六四流過的淚也可不少,當年看過有關的片段or文章,至今再看仍覺憤慨,憤慨的是這次的劊子手不是別人,卻是現在滿口愛国道義的「同胞」!

算了!我不會再在這裏留言,你再回覆我也不會看到.......


[引用] | 作者 soyi | 8th Jun 2006 18:35 PM | [舉報垃圾留言]

[21]

......想笑?
哦,是不是閣下對六四事件認識未夠深入?
看到「這片土地,終有一天會讓民主誕生」的時候,很感觸啊
就算是笑,也是那種會心而感慨的苦笑......


[引用] | 作者 | 8th Jun 2006 03:15 AM | [舉報垃圾留言]

[20]

好想笑!
我係中學個時都想用六四來寫一個帶點黑色幽默的故事,可是始終沒寫出來,識諗唔識做...
今天看到你這故事,真的好開心,你寫得真好,有如此出色聯想力,當你的朋友,想必領教過你的無比技倆吧!有沒有引得一眾朋友哄堂大笑呢?


[引用] | 作者 soyi | 6th Jun 2006 21:48 PM | [舉報垃圾留言]

Next